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

[唐] 柳宗元

谪弃殊隐沦,登陟非远郊。

所怀缓伊郁,讵欲肩夷巢。

高岩瞰清江,幽窟潜神蛟。

开旷延阳景,回薄攒林梢。

西亭构其巅,反宇临呀庨。

背瞻星辰兴,下见云雨交。

惜非吾乡土,得以荫菁茆。

羁贯去江介,世仕尚函崤。

故墅即沣川,数亩均肥硗。

台馆集荒丘,池塘疏沈坳。

会有圭组恋,遂贻山林嘲。

薄躯信无庸,锁屑剧斗筲。

囚居固其宜,厚羞久已包。

庭除植蓬艾,隟牖悬蟏蛸。

所赖山水客,扁舟柱长梢。

挹流敌清觞,掇野代嘉肴。

适道有高言,取乐非弦匏。

逍遥屏幽昧,澹薄辞喧呶。

晨鸡不余欺,风雨闻嘐嘐。

再期永日闲,提挈移中庖。

展开

1.朝阳岩:在今永州芝山城西朝阳公园内,位于潇水西岸。

2.西亭:即刺史窦泌为元结建的茅阁。唐诗人元结到永州游过朝阳岩并为之命名后,窦泌为其建茅阁于其上。元结比柳宗元来永州早四十年,故西亭即“茅阁”。

3.隐沦:隐居。

4.登陟:登陟(zhì志),登上。

5.伊郁:忧郁,忧怨。

6.夷巢:即伯夷、巢父,古代的高士。

7.回薄:动荡。

8.反宇:屋檐突起的瓦头。

9.呀庨:呀庨(xiào笑),深广的太空。呀:太空。庨:深广的样子。

10.菁茆:菁茆(jīngmáo京毛),即菁茅,一种香草,古代祭祀用以漉酒去滓。

11.羁贯:儿童的发髻。

12.函崤:函谷关、崤山,泛指中原地区。

13.沣:沣(fēng风),沣水。

14.肥硗:肥硗(qiāo敲),肥沃。

15.沈坳:很深的坳泽。

16.圭组:指仕途,官场。圭:古代帝王、诸侯举行隆重仪式时所用的玉制礼器,形制大小,因爵位及用途不同而异。组:古代佩印用组,引申为官印或作官的代称。

17.锁屑:即琐屑,烦细,细碎。

18.斗筲:斗筲(shāo烧),量器。斗,容十升;筲,竹器,容斗二升。

19.隟牖:隟牖(xìyǒu细有),狭小的窗户。隟,同隙;牖,窗户。

20.蟏蛸:蟏蛸(xiāoshāo消烧),虫名,长脚蛛,俗称喜蛛。

21.觞:觞(shāng伤),盛有酒的杯。掇(duō多)摘取,拾取。

22.弦匏:弦匏(páo袍),指乐器。琴瑟为弦,笙竽为匏。

23.喧呶:喧呶(náo挠),声音嘈杂刺耳。

24.嘐嘐:嘐(xiāo消)嘐,鸡鸣声,象声词。

25.中庖:中庖(páo袍),家中的庖厨。</SPAN>

暂无翻译

创作背景

朝阳岩在今永州芝山城西朝阳公园内,古称“西岩”。这里岩石峭拔雄浑,岩洞开阔幽邃;洞内造景怪异多姿,流泉寒冽净清。公元766年,时任道州刺史的唐诗人元结“自舂陵至零陵”,感叹“岩洞此邦之形胜也”(元结《朝阳岩铭》),因其东向,每当旭日东升,烟光石气,激射成彩,遂命之为“朝阳岩”。柳宗元贬居永州后,亦常到此游览,借以排忧遣怨。此诗是公元806年(元和元年)柳宗元第一次游朝阳岩所作。

赏析

诗的前十四句抒写诗人谪居永州后的心境,描绘朝阳岩及西亭的美景。首句的“弃”,点出了诗人谪居的心情。柳宗元来到偏远的永州,远离了政治文化中心,一种遭遗弃的感觉始终折磨着他。诗人“弃”而来到偏远的永州,伯夷、曹父洁身自好,两种心境大相径庭,所以在永州附近登山临水,只求缓解一下忧郁的心情。正如他在《与李翰林建书》中所云,只是“闷即出游”而已。这次来到朝阳岩,景色果真异常优美:位于潇水西岸悬崖绝壁上的朝阳岩俯瞰着奔腾的江水,洞窟幽深,岩口开阔,温暖的阳光在树梢盘旋;岩顶的西亭檐牙高啄,气势不凡,亭后星光点点,亭下却是云雨交替,一亭之上下而气候不齐,这确实是难得的自然景观。如此美景,使诗人情不自禁的发出了“惜非吾乡土”的感叹。眼前的美景虽然赏心悦目,但毕竟不是自己的故乡。“信美非所安,羁心屡逡巡。”(《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》)此情此景,不禁勾起诗人的故乡之思。

于是,诗歌自然而然地转写思乡述旧之情,抒写其抱负与不幸。公元784年(德宗兴元元年),柳宗元曾随父亲移居夏口(今湖北武昌),“羁贯”句指的应该就是这次南迁,这时柳宗元12岁。可历来求仕都只在经济文化相对发达的中原地区,柳宗元也在16岁那年回到了他出生、成长的长安。当然,诗人追求的不是功名利禄,而是“利安元元”的政治理想。他21岁中进士,因父丧耽误了几年,至26岁始任集贤殿正字,此后春风得意,一路青云,33岁时被提升为礼部员外郎,与王叔文、刘禹锡等人大刀阔斧革新政治,兴利除弊。那是他一生最得意的时期。诗人满怀留恋地描写了他在长安的故居:故居就在沣水边上,那里有肥沃的田地、宽敞的台阁馆舍、碧波荡漾的池塘。如此美好的故居不能不令囚居蛮夷之地的柳宗元思念,更何况那是他施展才华,实现理想和抱负的地方。诗人虽然是以自嘲的口吻说自己曾迷恋仕途官场,落得贻笑山林的尴尬,说自己太微薄无用,把官场升迁的琐事看得过重,但这自嘲里包含的是万般无奈与满腔忧愤,是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沾巾”的叹惋。实际上,志大才高的柳宗元就是被贬到永州后,也一直没有熄灭他的理想之火,这在他羁永期间的许多诗文中都可以找到明证。

故乡之恋,往事之思,使诗人的心灵备受煎熬。于是诗人又回到现实,写他在永州的囚居生活。“囚居固其宜”自然也是自我解嘲。诗人在《对贺者》中也曾说“凡吾之贬斥,幸矣,而吾又戚戚焉何哉?”但在内心深处,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罪有应得,在《与许京兆孟容书》里,他曾那样执着地为自己辩解过。“厚羞久已包”则是真实的表白,也正是因为有能包容“厚羞”的胸怀,才成就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、文学家柳宗元。诗人接着描写了他在永州的陋居:院子里种植着蓬艾,狭小的窗户上结满了蜘蛛网。这与他的故居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。初到永州的柳宗元寄居在龙兴寺,终日与僧人为邻,过着孤寂的幽居生活,所幸常有一些喜好山水的客人来访,于是诗人常与他们结伴而行,登山临水,访寻名胜,饮清流,烹野菜,志趣相投,言谈高妙,醉舞欢歌,其乐也融融。诗人说,这种逍遥的生活驱除了心中的晦气,淡泊的心境隔断了尘世的喧嚣,荒僻的谪居地倒成了他躲风避浪的宁静港弯。于是,当他每天清晨听见鸡鸣嘐嘐的时候,竟萌生了希望这样的日子更多些,或者干脆把家厨也带来过过这种逍遥生活的念头。表面上看,诗人把自己的囚居生活写得充满乐趣,其实不然,他在《与李翰林建书》中给自己的囚居生活打了个比方:譬如常年关在监狱里的囚徒,遇上好天气出来活动一下筋骨,在墙上磨擦搔痒,也感到很舒服,但这样的舒服不是能长久享受的。这才是诗人心灵的真实表白。

柳宗元这首五言古诗,以记游为题,从描绘眼前景物入手,继而写故乡之恋,往事之思,囚居之“趣”,运思缜密,蕴涵深远。他将个人遭际与满怀忧愤含融在山水诗之中,将深沉的忧思隐含在浅淡的微笑之内,“句中有余味,篇中有余意”(姜夔),细细吟咏,回味无穷。